璞草志 (No10)梦想与理性 - 璞草园 GRANGE Taiwan

璞草志 (No10)梦想与理性

璞草志 (No10)梦想与理性

GRANGE璞草园 七周年纪事


七年前,苗栗卓兰的老庄溪畔有一块荒地,那里很多年前曾经是一片橘子园,后面连着一大片竹林,在往上就是一座野生的陡峭山丘。原本的橘子树在地主年老退休后,子孙又不愿承接农务的状况下,一直废耕了好些年,长满了杂草,已经看不出曾经是果园的样貌。


直到GRANGE璞草园选择在此处成立农场,建立办公室,设置蒸馏室,包装室,在此落地生根,至今整整七年。

00c8672990b4e669e50118d85dd85762.jpg



如今站在GRANGE璞草园办公室前的草地上,可以清晰感觉,这七年来,我们的一切根基都在土地上,因为所有的一切运作都在农场里:农田,办公室,会议室,仓库,提炼室,全都在这片田地中间。 规划,开会,包装,制造,甚至用餐休息都在田野之间,我们从未把营销企划单位脱离这片土地,做任何决策规划都在这片土地上,因为离开了自然,就会慢慢遗忘大地。


你若能有机会在这里环顾四周的香药草在山野间滋生消长,你就能发现并非总是一律的整齐茂盛,而是随着自然的季节枯荣,变化多端。有时映入眼里的全是杂草,处于休眠阶段的香药草则埋没在如同完全野化的山林里。刚开始,心里总有么一点忧虑,忧虑这些香药草终究敌不过竞争而枯萎,这时心里依然存着以现实利益衡量为前提的心情,将那些无法成为商品的其他草类当成了『杂草』,总是衡量着『香草』与『杂草』之间的竞争与平衡,思索着何时应该动手去拔除杂草,以恢复香药草的生长优势。

faba0b285420ea9e0f84ce43e0ff9a96.jpg



于是


经过了一周的清理,香药草会再度在田里面露出身形,这时香草田又恢复了『正常』的田园风光,加上季节变换,香药草进入成长开花的阶段,此时香草优雅的身影就成了这里最美的景观:一片花草,颜色缤纷,在收成之前,展现出难得的丰田样貌。但是,这样的美景只能持续大约2周,在一个月后,将香草收割后又会再度回到之前的景观,『杂草』会再度快速回到这里,再度淹没那曾经美如普罗旺斯的香草田园。

这样一个循环,从荒草到丰田,再由丰田回归荒草,往往只要半年,这样的枯荣感受非常深刻。

cce99e573387cdda636e4118101e6ecb.jpg



在这里的我们渐渐适应了这样的循环规则:「这些植物,天生天养,一切都急不得」,然后慢慢学习看待那些『杂草』的意义:杂草的存在,就是土地的呼吸。杂草旺盛,才有健壮的土地。这不是赶工施肥就能揠苗助长的事业。若是滋生的杂草影响了香药草的收成,影响生产量,那也是土地必然合理的过程。


七年了,依循着土地伦理,而非市场规则,我们以理性态度面对着市场,从不愿以激情的「本土」要求扩张知名度与买气,不以资本营销的商业策略抢攻市场,只做一个本分人的本分事,站在土地面前,以理性的要求慢慢行路,有多少产出做多少事,土地能给予多少绝不强求,这就是以土地伦理,而非市场需求为目标。


在GRANGE璞草园里面工作的人,没有一个是市场营销的专才,没有一个是商品设计的高手,甚至,没有一个人懂得文创企划。

这里的所有人,全都因为做这样的事业很快乐,做这样的事业能心安,才投入这样的过程,从头摸索前进。至今整整七年,我们才渐渐学会站稳脚步,甚至还没有跨步而出,却望着别人已经在高空飞行。但是我们依然坚持着土地复育才是根本,才是我们的梦想,我们以理性要求慢慢实践梦想,我们不玩意识形态的游戏,我们拒绝渲染空洞的感情文字。

因为我们相信:真正的梦想只能以理性态度慢慢实践,虽然很漫长很费时才能有一点点成绩与认同,但日后必然细水长流 ,因为日久见真心。以感性要求虽然起步很快,倍数成长,却只能是一时激情,激情过后依然露出内部的空虚。


古语说:大义之路没有快捷方式。

GRANGE璞草园实践的,就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