璞草志 (No9)那些橘子树教我们的事 - 璞草园 GRANGE Taiwan

璞草志 (No9)那些橘子树教我们的事

今年,农场正式将橙花(橘子花)


列入GRANGE璞草园的系列产品项目当中了。

虽然至目前为止,农场采收到的橙花数量并不很大,还不足以成为全年度的商品面对消费市场,因此采取了季节限量的方式面市。

d3e51575eea8b9e65c4e9aca134327fe.jpg


但是,这样的过程,从我们开始打算将橙花纳入产品开始,到现在一共花了四年时间。这期间,我们要面对的,并不是橘子树本身,而是从种植橘子的土地开始的转变,所以这并不是一般『企业』想要橙花,就收购橙花来生产的事情。我们非常谨慎,因为我们知道一个事业快速膨胀就会质变,就会产生一种『毒』,任何事情都一如面对土地那样,即使有再多的资金,若没有耐心面对土地,等待土地成熟,那再多的资金也如同农药一般。

7c9e9068bdb7a2b5ddc1cd778f4af287.jpg


四十年前


卓兰附近的山区,除了有高接梨之外,还有着大量的橘子果园,属于椪柑的品种,因为椪柑树适合台湾的土地气候,不需要太多『管理』,成本相对较低,因此即使价格不如水梨高贵,但依然是山区果园重要的农产品,每年到了三月开春的季节,满山遍野的橘子果树开花,那香甜醉人的橙花香就弥漫在整个山野里。但是,却在大约三十年前,这些椪柑的橘子树发生了严重的病害『黄龙病』,这是一种透过木虱传染的细菌性病变,此病传染力强,患株无药可治,终将大多数椪柑果园摧毁。但是唯有一处位于高地上的橘子园幸存,事后分析,发现是因为这片幸存的果园位于台地上,通风良好,让果树能够抵抗这种病菌而逃过一劫。其余的果园,由于常年使用过量化肥追逐产量,并依赖农药压制病虫害,对于气候与土地的变化失去了关心,肥料越用越多,农药也就越用越重,终于让地力慢慢耗尽,果树逐渐衰弱,终至染病全数死亡。

f1848535bcb7cf2ae7913a1acfc72ac9.jpg


但是这几年,又再度面临了『褐根病』的威胁,果树根部开始腐蚀生病,果实产量减少,于是果农们又再度加重施肥,加重喷药,这样的循环,每十几年就会上演一次。


这些橘子树告诉我们,人类对于产量的需求,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植物与土地的负荷,虽然『病虫害』防治技术持续进步,能克服『黄龙病』,也或许能克服『褐根病』,但是,这些治标而不治本的『技术』,终究只是推迟那必将发生的灾害,然后每隔十几年发生一次。这样的恶性循环,完全来自于对于土地的超限利用,地力终有耗尽的一天,地利一旦耗尽,各种病害随之发生。


我们在四年前开始面对这个问题,罗大哥决定让自己的橘子园放弃用药,改采自然农法,让橘子树在没有『外来』药物保护与化肥的状态下自行生长,当然,那样立刻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就是橘子被果蝇叮咬,伤痕累累,这样的丑橘子,是不会有果商愿意收购的,只能自己吃,送朋友,即使以宅急便贩卖给想要无毒农产的客户都只是少量,无法解决根本的销售问题。于是我们开始思考,难道非要依赖橘子才能让农民生存吗?橘子树除了超量生产果实供应人们之外,难道没有其他的出路吗?要果实,就需要对付果蝇,就必定得用农药杀果蝇,这是无法摆脱的宿命。

除非放弃果实。

e7ea8f8dc02d1bfd969922436c93a636.jpg


想到这一层


于是想到了橙花,这个想法在四年前出现。但是橙花能做什么呢?橙花花期只有短短一个月,而且橙花娇贵,摘采之后很快枯黄,难以保存。虽然在欧洲国家,橙花的精油晶露是很昂贵的产品,是化妆与保养品非常高贵的成分,但是在台湾并没有这样的产业,我们得自己想办法。

放弃了果实,改采橙花,就完全不需要用药了,于是摘采了没有用药的橙花,才能制造其他产品。这是橘子树放弃果实之后唯一的出路。然后只留下少许橙花让它结果,而这些注定被果蝇叮咬的『丑橘子』虽然卖不出去,除了少量分送亲友食用外,剩下的果实,就可以拿来从橘子皮里榨出纯净无毒的橘子精油,而橘子树的嫩叶还可以提炼出橙叶精油,这样一连串的改变,便能够让转型之后的橘树产值,不输给传统的果实产值。这也是能够让农民愿意跟进转型的『出路』。


但是这样的想法很简单,要真正实践却花了四年。因为橙花产品所有的制程对于台湾而言都没有前例,一切都只能从头自己摸索,橙花采收后该如何处里,保存,如何提炼,如何制造,都是由一次又一次的考验与失败累积而来。橙花一年只开一次,短短一个月之后就得明年再来,所以任何的尝试,失败后都得等到下一年再重新来过,一点办法也没有。就这样,我们历经了四年的尝试,实验,改良,终于找到了将橙花变成商品的基本经验,但是依然还是要继续摸索,一个步骤处理不对,就又是明年再来了。

b19f47d994e120742f17e585fe15d053.jpg


这就是我们的挑战


这不是依赖资金就可以快速达成的,我们非得花费一年又一年的光阴学得教训与经验,从土地里得到经验,跟橘子树学习如何与大地共生。

曾有好朋友问我们,为何曾拒绝大量的资金挹注呢?我们为何非得要一步又一步谨慎地前进呢?我们说,这是非得如此的,没有其他办法,我们对于事业的成长甚至要设定总量管制,因为,土地是无法榨取的,一切的超量榨取最后依然得付出代价,有多少土地才有多少产能,这是毫无转圜空间的,即使有了十亿的资金,我们依然还是得等待一年又一年的学习与慢慢成长,慢慢让土地恢复地力,因为金钱对于土地一点帮助也没有,太多的资金反而变成一种『毒药』。

这就是那些橘子树教我们的事。

今年,农场正式将橙花(橘子花)列入GRANGE系列产品的项目当中了。


这段路,我们花了四年。而且还得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