璞草志 (No8)无可替代的植觉 - 璞草园 GRANGE Taiwan

璞草志 (No8)无可替代的植觉

今年的四月一号


在Google的入口网页上,发布了一则非常让人惊讶的“讯息”。 那就是Google推出了首度发表的全新搜寻功能,Google Noise (Google 嗅觉),能够帮您搜寻全世界的“气味”,然后透过网络,将这气味传递给查询气味的人们。 

若非四月一日这个特殊日子,这则讯息真的可以成为本世纪最重要的事件了。

d423ef24ba38754e0b1140ad12a6d3f5.jpg 


十九世纪末,当留声机与电影相继被发明后,听觉与动态视觉正式成了可以纪录,保存与再现的“数据”,是可以不断反复播出的“记忆”,是人类跨越虚实界限的“工具”。 这样的突破,虽然到现在已完全改变了人类的行为模式,但一直都只局限在视觉与听觉上,从未有能够记录嗅觉的机器,除非我们亲自接触到某种气味,否则,气味一直都只能被“诠释”。

881e2c9f557b7810bc7036d700d0c2e9.jpg 


直到愚人节这天


Google宣称能够再现“气味”。所幸,这只是一场无伤大雅的玩笑。但是,这里面却有着严肃的议题,那就是“再现气味”到目前为止,仍是科技的荒地,还没有被克服,而且是人类希望开发的梦想,所以才能成为被Google成功制造的“玩笑”。 或许再过二十年,真的就能实践这个梦想了。那时,香水将被淘汰,人们只要在身上携带一张“气味芯片”,就能随意散发出千百种气味,或许里面会有一种选项,就名叫“草香”。 到那时,我们是否还相信自己的“直觉”呢?相信我们所嗅闻到的气味,是某种无可取代的幸福回忆呢?


这个回忆,就是在黎明时分的香草园里,早在阳光为这些香草暖身之前,洋甘菊,香蜂草,马郁兰,百里香,天竺葵,这些交错分布在田埂上的植物,还来不及抖落夜里凝结的水露,还无法在朝阳下抬起头来欢呼时,从她们敏感的腰际,就已经开始缓缓摇摆,以那夜里尚未苏醒的慵懒睡姿,轻轻散发出稍纵即逝的旋律,而此刻,动物们都还在沉睡,只有池塘里传出偶尔几声说着梦话的蛙鸣。  然后,阳光渐渐洒落,我们走入香草田,就如同踩在春天的草地上,聆听一首现场的爵士乐音乐会。在众多香气的即兴表现里,没有谁是真正的主宰,每一种香味都在一种自由节奏里展现出自己的个性:洋甘菊是个在鼻前轻搓着青苹果,然后瞇着眼为芬芳陶醉的少女;香蜂草则以顽童般的活泼在一旁吹着柠檬肥皂泡泡;马郁兰在阳光下独自以小巧曼陀铃发出轻巧的音符;那贵妇般全身披着毛毡的天竺葵,则以成熟的身韵拨奏竖琴...。 当阳光逐渐高升耀眼,一如舞台上炫丽的投射灯,让每个芬芳乐手的身影,都在切分三连拍的迷蒙节奏里,慵懒且优雅地,摇摆!

c53bd72d9cd5425cefb8416aa5067870.jpg 


我们还能有更多的形容吗?这和谐却又自由的芬芳!


这种芬芳就这样流动在我们的身体内,以那旋律共振般的能量,像是音符那样渗透到每一个细胞里,将欢愉的讯息留存在细胞核内!变成一座生命的罗盘。 这是科技永远无法取代的自由,是万物在大地上的即兴表演。 是的,大自然那和谐缤纷又即兴的感官之旅,怎是一只手机铃声,或是一瓶化学调制的香水所能代替的呢? 植物,透过直觉的感官气味,能解放那被现代声光紧紧捆绑的人类,令人们重新开启对于生命的想象力,一如气味能够引导鲑鱼,以直觉而非知识,从两千公里外的大海,奋力回到高山溪涧的源头,创造新生。 这就是生命。依赖直觉,而非知识。 当我走在香草田里,那熏香的微风,就如同在月光下发出银亮的粼粼海水,环抱着在大海里漂浮的我,让我随着那起伏的温柔波浪手舞足蹈,一如在月光下微醺的酒神信徒!

这样的回忆,就是那芬芳,她曾在我耳边轻声说: 这,就是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