璞草志 (No7)当幸福来敲门 - 璞草园 GRANGE Taiwan

璞草志 (No7)当幸福来敲门

有少数人,很早就有了清楚的奋斗目标..


这目标很远很大,也许是利益众生的壮志,也或许是个人私利的野心,于是他就用一生去追求完成,最后也许能成功,也或许在最后仍然失落。但这样的人生也都算值得了,至少他全心为一件事走完他的人生,无论是为了谁。

ebb9c403088fe8104642383ebaab18e3.jpg 


但是这样的过程比较适合拍成电影,【功成名就】的就是好莱坞标准题材,【失败】的就是悲剧英雄,一样都能扣人心弦。

因为这样的人是少数,适合成为典范。

但是真实生活里,大多数人目标并非如此..

2f0e5203c59cf1bcdeaf504c1b31777f.jpg 


大多数人的目标其实都很类似,那就是快乐幸福。

无论这样的快乐幸福是基于金钱物质的享受,还是追求心灵温情的满足,毕竟对于幸福快乐的定义人人不同。 但是追求快乐幸福,却是现实世界里绝大多数人一致的目标。虽然有人追求幸福的手法让人不齿,有人追求快乐的过程酿成悲剧,但是至少绝少有人愿意去追求悔恨与苦恼吧?


但是,由于快乐幸福的定义实在非常个人,也因此随着每个人生命历程的延伸,这种快乐幸福的定义往往就跟着时间与心境而转换,这种转换有时是基于一种觉悟,有时是基于一场意外,或者是由于偶然的相遇。因为快乐幸福会随着时间而转变,所以也难以用终生一致的理想来形容,称不上牺牲,也算不上典范,但是却是我们生活真实的样貌。


反而这种追求幸福快乐的平凡面貌,才有一种让人动容的平静之美。

8bca857bdaeafcdbb9cd0165dd6d02b5.jpg 


小姑丈姓黄,是GRANGE璞草园创办人的小姑丈


年纪和大家也差不多,刚过50岁,但是大家也都这样跟着叫他了,久了之后,竟然也就像是他的名字那样。

去年四月来到农场,至今已经一年多,现在产品制造的事务几乎全由他负责,从开炉烧柴,精油晶露萃取,肥皂打皂,装盒切块等繁琐工作,凡是从田里收成来的作物,大都经由他负责,加工成为一项一项的成品,最后再交由包装的伙伴完成商品检验出货。

夏天里,他的衣服永远可以拧出汗水来,脸上始终黏着草叶碎片,他从早上七点半忙到下午四点半,中午饭后到楼上小睡半小时,口渴就到冰箱喝一大杯冰水,一直就是如此生龙活虎的工作,而且经常笑容满面,笑声很大,讲话带着台湾国语的趣味,随时可以说出一堆让人捧腹的吹牛话语,很多前来园区打工换宿的香港朋友,都笑称他是“黄吹水”(港人形容吹牛大王的意思)。


下班后,回家梳洗后晚餐,饭后在院子里喝两杯小酒,一杯茶,然后说笑抬杠,邻居财哥经常前来找他一起胡扯。


他在没有表情时看来有些严肃,身材粗壮,长相则有些像恶人,但是只要一开口却非常有趣,表情十足夸张,总能让前来打工换宿的客人放下陌生与拘束,一同开怀大笑。

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是个非常快乐,甚至可说是个幸福的人。    但是,他的朋友亲人都知道,一年多以前,在他还没有辞去台北公交车司机工作,加GRANGE璞草园之前,其实他非常不快乐,从来没有笑容。


十多年来,他每天15个小时在台北充满了愤怒与怨气的街道上开着公交车,每天面对着没有止境的疲倦乘客,没有终点的车阵长龙,三餐都在公交车上打发的日子,他只能借着抽烟来缓和心情。

终于,他的高血脂,高血糖再也无法让他继续开下去,他最后卖掉了房子,离开台北,戒掉烟,回到他太太的故乡卓兰,在GRANGE璞草园里重头开始。 这一年多来他的转变非常巨大,农场里几乎算是粗重的劳力工作并没有让他疲倦,反而让他的精神变得非常清爽。他很疼爱小动物,每天傍晚骑着单车带着狼犬Lucky散步回去,一狗一车在田边的产业道路上慢行,这是十足的田园风光。当年他在大陆各省工作,大江南北四处奔波,回台后成为公交车司机,在都市里又行走十多年,所见所听,都是人们的疲倦挣扎,而幸福快乐只出现在电视机的广告节目里,他为了能够在都市里保有一席之地,他已经不太记得平静的滋味。

efa7046b09914f0fb434ca102d5a594b.jpg

 


某天,他在制造室里拿着裁切板,将木盒里的手工皂切块时,他的表情非常仔细专注,拿着一把尺量着面前被划分成羊羹般细密质感的皂块。这时问他说,切皂也需要这样专心,需要分毫不差的尺寸吗?这大概算是一种菩萨修行吧?他量完皂块,将琥珀色的皂块一方方放入绿色篮子里,像是堆砌砖墙那样排列好之后,到了问问题的人自己都觉得很尴尬时,他才说: 修什么行?做皂就是做皂,切得方方正正才能让人知道我们很幸福。快乐的切皂,像是面对女人细腻肌肤那样地切皂,这样用的人才会觉得这是一块幸福的皂,用起来也才会幸福。幸福快乐就好,修什么行?



这就是小姑丈爱说笑的工夫:要切得方方正正才能让人知道我们很幸福。

但这就是为何有人宁可缘木求鱼,四处讲佛说道,只为了卖一点好价钱。

与其在香皂里掺入一堆修行道理,还不如快乐幸福地切出堂堂正正的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