璞草志 (No5) 立夏之后 - 璞草园 GRANGE Taiwan

璞草志 (No5) 立夏之后

立夏已过,早上十点才刚过..


农场的温度已经飙升到33度。

有句诗说过:开到荼蘼花事了。意思是说,荼蘼花开之时已届初夏,春天已经到了尽头。

74af0fd5bd07c9974ead5b8a1e02a30c.jpg

 


从春分以来,农场里陆续采收了橙花,香蜂草,柠檬草,迷迭香,薄荷,玫瑰天竺葵,百里香,马郁兰,茶树,洋甘菊,共十多种香药草,这些采收的香药草在经过焠取提炼后,将是未来商品的制造原料。


别人是春耕秋收,冬休眠。而我们则是秋耕春收,夏休眠。

肥皂草刚刚收成完。在这之后,农场里的大部份的香药草植物就逐渐进入避暑季,也就是所谓的休眠。也可说是:肥皂草后草事了。

但并非此后就闲闲没事整天泡茶了,接下来的是更加繁琐的土地护理工作:要仔细观察土地的变化,考虑土地多元与活性,是否要采取轮作,要拔草,要让休眠的植物保持通风舒适,这些工作足以流下一整个夏季的汗水。

b91291e5fb5aa18d8a5336517166d479.jpg 


如此其目的只希望让植物能借着休眠过程跟土地好好对话。


让土地与植物间找到适应与平衡,我们能做的也就是给土地和植物时间。

即使这样做,会让产值比一般的惯性农法下降六成,但这也是一种必须的代价:就像罗大哥所说的,你在前二十年榨取土地,就得用后四十年来偿还。土地很公平。


这是台湾农业与环境之间的问题,就如罗大哥说的:偿还,无论你愿不愿意。

4c7a69b02118502a1cc2c9db9cf93a2a.jpg

 


所以对我们而言,现在要做的,不是找一块干净之地重新开始,那跟蒙眼生活一样虚华不切实际。

我们要做的,是将过去做错的,“偿还”之后救赎回来,再安心交给下一代。

这比自我欺骗,去找一块净土种植,大声告诉别人这是干净的,更加艰难。


喧哗自己的理念与成就多么光鲜而容易,愿意低头偿赎自己的错误,挽回那心里的歉疚才是“硬道理”,昂首宣传与低头赎罪是两种不同的价值。

高低可判。

用廉价的意识形态宣传理念,带动利益很容易,

要勇敢认错,低头还原土地给下一代才是我们该去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