璞草志 (No3) 自然之后的真实 - 璞草园 GRANGE Taiwan

璞草志 (No3) 自然之后的真实

谷雨...


此时的作物受到雨水滋润,欣欣向荣。而此刻距离去年冬至,罗大哥锯掉了养他一家四十年的梨树那天,整整四个月了。

caa3783777f78e606964f7c499220d26.jpg 


这期间,这片去年才放弃了惯性农法的田园,如今不再有任何农药污染,完全回归自然农法的半野化状态,这样的过程,究竟是如何的情景?是一片立刻展现欣欣向荣的蓬勃生机,还是人与土地重新适应的辛苦过程?我们看到木村先生的苹果树结实累累,究竟是过程,还是结果?答案很清楚,只是那结实累累的,结果。

一个在都市里生活的人,当然会被这样的转变所感动,因为有谁不希望土地被净化呢?土地的净化,就代表着日常饮食获得了更好的保证。都市人能看到的,就是土地成功净化之后展现的美好收获,是木村先生成功之后所展现的笑容。 但是在这成功之前的一切,我们是看不到的,也不见得想看见,因为我们只在乎最后的成果。

c02acb864e203c9d0c480f8c0a28ab10.jpg 



四个月了,草是长高了


昆虫动物们纷纷回家定居,不必再担心哪一天人类会让毒药从天而降,对昆虫们展开一律平等的大扫除。这样的野化过程,对大自然而言,真是一件好事。

但是这些回来定居的居民,牠们需要繁衍,牠们渴望繁荣。

于是牠们就会拼命地寻找可以吃下去的食物。这些食物,多半是我们眼中的作物。

因为如此, 罗大哥在香药草田垄之外的田埂草地里,依靠锯倒的梨树头而种的火龙果,就成了蜗牛们的美食,牠们尽情地吃着那还来不及结火龙果的树干,留下了犹如战场般的痕迹。照这样吃下去,火龙果就只能结果在这些蜗牛的肚子里了。

罗大哥望着被快速繁衍的蜗牛们所啃食的火龙果树,发呆好一阵子,然后站起来看着前方,他说:“就让牠们吃吧,吃够了就会走了,我们不再用农药,就要接受牠们的好胃口。若是蜗牛真的因此旺盛,自然会吸引萤火虫来到这里吃蜗牛,这样萤火虫就也回来了,那样也很性感啊!

9a4c3201763c807595c150d8518541d6.jpg 


当他这样说时,表情仍有些迷惘,不确定。这样的过程,是都市人看不到的挣扎。

改变或许需要代价, 即使这作物现在已成了昆虫们的超级市场,这依然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