璞草志 (No1) 吴姬三日手犹香 - 璞草园 GRANGE Taiwan

璞草志 (No1) 吴姬三日手犹香

惊蛰那日,大地一片生绿。


经过一个冬天的休眠,园区里的植物开始苏醒,刚移植的茶树也有了嫩芽,这样的苏醒过程并非一夜之间发生,而是在土地上以色彩渐层的方式换上春装。

从二月中旬过完农历年后,以很细微缓慢的方式产生改变。

df713cd685ef15b9428451cc92ed0d72.jpg 


首先是田里野生的紫色蓟草花开始渐渐取代了冬季开放的整片黄色油菜花,而油菜花温暖的黄 色,就在这一个星期内,被起先只是一小块的小紫球,渐渐渲染成整片淡紫的蓟草田,在阳光 下随风摇曳。 而这片杂作共生田里真正的作物却是香蜂草,则自始就一直以低调含蓄的姿态,在这两种非植 栽作物之中,以那不变的绿色慢慢成长。 

等到我们发现整片田地已变身成为春天的紫装时,另一边的橘园里,已经开始在夜里飘散出阵 阵的橙花芬芳了。


这是今年第一批的橙花,就在惊蛰那天绽放。

d461f58ca64b7ebaffb9dc53b1a26900.jpg 


橙花香是春天最鲜明的讯息。 因为那甜甜醉人的气息,微凉的触感,随着夜风摇曳在整个山野间,只闻其香,却不知从何而来。 但这时我们就知道,春天真的到了。此于我们就要展开为期一个月的橙花采收与萃取过程。 这个过程不仅费时费事,而且又要赶在太阳落山前,采收足够一小锅炉的橙花进炉萃取精油与晶露。 这样的作业若非一直有优雅迷人的橙花芬芳陪伴,其实是一件很忙碌辛苦的工作:五位人员,一天八 个小时的摘取工作下来,只能得到将近十公斤的橙花,而这些能够萃取得到的橙花精油,竟然只有30ml左右。


这就是橙花精油之所以昂贵的原因,但是其代价却非常甜美。

050d61a572695c481ab6bca9a32b6ab0.jpg 


橙花园,原本也是罗大哥的橘子园。

罗大哥在去年冬至那天,用电锯将种植了40年的梨树园锯掉了,决定改以自然农法,以荒化的方式 种植香药草。

而这些橘子园则是从今年开始全面采收橙花,萃取精油,只留下少部分花苞结成橘子, 不再以经济产值作为追求目标。

罗大哥这些作为,都是为了彻底改变传统惯性农法,要以自然农法重新开始, 若是问他这样做是否值得,他就会告诉你,这样做能让他感到很快乐,因为当他在清晨的阳光下,走在回归自然野化的农田时,他竟然用了一个令人非常意外的词汇。 


罗大哥说..

在这回归野化的田园里,所嗅闻到的芬芳,对他而言,是一种“性感”。 

是的,罗大哥说的就是性感。或许有些令人费解,但却非常让人震撼,那种性感,这就是土地的力量。以一种带着自然野性的气味,召唤着人们童年的美好记忆。透过那青 草香花与树林的天然气息,他得到了全新的生命喜悦,彷如新生。而这样的感受,就是那透过了嗅觉, 从潜意识里寻回的“性感”。 我们的生命一如那片橘子园,曾几何时,我们就开始为了追求产值,放弃了自然的橙花芬芳,只以橘 子的多寡好坏来决定对待自己的方式,甚至不惜使用剧毒的农药增加产值。 我们全然遗忘了那留存在花香里的“性感”,终于让那夜里的花香消失在黑雾里....